1. 首页 金属瓦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社区 玻纤瓦 沥青瓦厂家 彩石金属瓦 彩石瓦 油毡瓦 沥青瓦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内容

包头史话:西北商业重镇的形成与劫难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5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11年辛亥革命后,中华民国成立了,但它是以同旧势力妥协而告终的。革命果实落到了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军阀手中,中国仍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。绥远地区军阀割据和混战愈演愈烈,土匪横行猖獗,灾害频繁,大烟遍地,人民更加处在水深火热之中,濒临毁灭的边境。

  包头这个半殖民地性质的西北商业重镇,本应在平绥铁路(今京包线)通车前后,工商业实现新的飞跃,臻于顶盛,但却连续三次遭受各种劫难,使工商业的发展时起时伏,步履动珊,发展迟缓。

  民国初年,继山西商业资本之后,河北和京、津商业资本也进入包头,开设门市,经营绸缎、丝棉、日用百货的批发和零售业务。如名盛一时的德铭号、德华兴、通彩华、大德成、恒巨兴等,规模都比较大。接踵而来的官办银行和官商合资银行,中国银行、交通银行、晋胜银行等也先后在包设行。邮政局,电报局也相应地建立。维持地方治安的巡检衙门裁撤后,设立了包头警务分局,有警察50名。晋西镇守使兼山西陆军第一师师长孔庚率部驻包。民国四年,撤镇守使,改为包头城防司令。第一个绥西大型煤炭企业漠南矿业有限公司成立,招股开采石拐煤炭①。

  中国早期地理学家张相文,於1914年,民国三年曾途经包头。他在日记中记述说,包头亦作箔头,西北之大市镇。城内有商店,凡三百余家,洋行亦多行栈,以收买蒙地皮毛,邮电银行机关完备,其商务殷盛,且将驾归化城而上之。黄河北岸,柳船从聚,约四五百艘,皆航行宁夏托城者也②。

  民国二年夏天,蒙古大活佛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在帝俄的煽动下,宣布独立,外蒙古军南犯,到了梅力更召、昆都仑河前口子一带,晋军先出战失利,增援后,才将他们击退。继而是1915年民国四年秋,卢占魁在武川、固阳一带招兵买马,人马发展到千多人,称独立队。活动於合教堂、乌兰脑包、大佘太、广义魁等地。冬,卢占魁来包头骚扰,连连击败北洋军队,攻包头镇城不克,包头城门关闭五十多天,商旅断绝往来,转而攻占萨拉齐县、托县、东胜等城。绥远都统潘矩楹因此下台。蒋雁行被任命为绥远都统,率军剿匪,又失败,被迫只好收编卢部③。

  继之而来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(1915-1918),由於战争的影响,有的洋商停止收购,有的欠付货款,因此,庆生店、长盛公等皮毛店被拖垮了,殷实的广恒西院内皮毛堆积如山,没有销路。那时流行穿毛青定灰色(浅灰)的袍子,人们风趣的说:毛店灰倒塌了④!

  平绥铁路是先修京张段,宣统元年就修通了。民国三年到达大同,四年到达丰镇,后来因世界大战的影响,暂时停工,从民国八年,才又继续修筑,十年到归绥,十二年到包头⑤。

 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,包头皮毛出口恢复。加之,托克托县河口镇的甘草码头也移到包头,黄河航运益加发达。1922年民国十一年,内蒙古西部、西北和外蒙古(今蒙古)集散在包头的皮毛、药材、粮食、白麻、盐碱、水烟等土特产货物,总数约5000万斤,其中,羊毛2100万斤,羊绒430万斤,驼毛800万斤,各类皮张244,600张,待期外运。⑥1923年平绥铁路通车,使包头如虎添翼。原来需要靠单套马车盘运至张家口、丰镇的艰难陆上运输路程,逐渐缩短,有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后,畜产品、粮食、药材等土特产品,只需一天一夜就可运至北平,至天津国际港口,大大提高了包头在西北地区的商业集散地的作用,也大大促进了包头的皮毛、粮食等土特产品贸易活动。一些原来运到张家口、归绥集散的皮毛,也转到包头集中了。⑦

  新的皮毛店也随着市场的繁荣而陆续成立,十来年间,新成立的皮店皮庄达二十来家之多,连同旧有的共五十多家,整理加工打包皮毛的工人达千余人。蒙古商达四十多家,合并或单干的有一百多户,他们每年从包头运出的杂货总值达三十万银两,购回或换取的羊毛每年约三百多万斤,皮张三十多万张,加上牲畜,总值大大超过销出的杂货价格。黄河码头、车站附近,参加短途运输的马车达四、五百辆,上游来的木船、皮筏每日达三、四百只,旺季时可上千。这一时期,由火车运来的日用百货、绸缎布疋、也源源不断。粮食等土特产品,铁路未通之前,售价极廉。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,小麦每石仅售银9钱,白面每斤16文(一两合三串二百文)。开通后,一元仅可买白面18.5斤,小米每石价10.5元。当时包头镇商会所属的大小商户1100多家,(一说900多家),年贸易额约2000多万元,其中皮毛类成交额即达1000万元以上。包头市场极为活跃,商业急剧发展,臻于极盛。

  随之人口骤增,加之土匪滋扰,乡民进城避乱,至民国十五年,竟增至十四万余人。于是开始规划商场地,拟北接县城,西起西脑包,东至二道沙河,南至黄河,东西五里、南北八里,面积百余顷,以车站为中心。偏东为金融铺营业区,偏西为娱乐家宅区,正东、正西为行政区,车站南为商行、货栈、工厂、旅馆区。并开始出售土地,售价每亩四至二、三十元不等,后竟涨至每亩百余元。但是,由於时局不靖,匪患时起,又停顿下来。

  包头交通,除以铁路为枢纽外,南可至榆林(有驴马往来),东南从萨拉齐通河口、陕西府谷、神木,北至库伦(今蒙古乌兰巴托),西北趋乌里雅苏台、科布多,有两道,一道西北行,经乌兰脑包、赛尔乌苏与阿尔泰军台道合,北行,计29站,二千余里到库伦,运输系骆驼和轿车。一道至赛尔乌苏后西行,运输全用骆驼,46日可至乌里雅苏台,61日可至科布多。西南趋宁、兰州,循边墙可直达镇番、凉州、甘州、肃州(都系骆驼)。包头至新疆一路,经阴山山北草地、阿拉善盟额济纳旗、新疆奇台、迪化(今乌鲁木齐)计50多站,也是驼路。包头至西宁经鄂尔多斯,可至定远营(今阿拉善左旗)、大靖保、平番县,然后至西宁;其中除定远营外,均可行车。只有包头至五原、宁夏一路,可通行汽车,全长1200余里,分三大站,五原(隆兴长)一站,磴口一站,银川一站。包头至五原还可经乌拉山后大余太,至五原,可通大车。汽车通行之前,包头至宁夏须16日程,包头至兰州货运,由黄河者约占十分之七,十分之三为骆驼及大车。从兰州东来,平时恒浮舟而下,二千余里,二十七、八日可至,驼道走鄂尔多斯草地至磴口,转入大道⑧。

  可是,好景不长,又遇上新的劫难。1926年民国十五年,冯玉祥所部国民军向西北撤退,在包头约一年多的时间。冯在包头坚决废除洋商的不纳捐税的特权,大快人心,不过也影响皮毛出口。但部队饷粮悉由包头商号筹垫。当时摊派极重,全市损失2000多万元,造成市面上现洋短缺,物价飞涨,银根奇紧。仅此一劫,复盛公、复盛全、复盛西三家即损失粮食五万多石(每石以八元计,合现洋四十多万元),现洋一百五十多万元。复字号从此元气大伤,由兴盛走向衰落。据王富山《包头商会沿革简记》所说,冯玉祥部借款三百四十多万,石友三部(冯的属部,驻包头),借款130多万元,合计480多万元。渠自安《包头的钱行业》一文称,粮响军需均由包头供应,直接钱、货损失3000多万元,无形损失更无法计算⑨。

  紧接着,是外蒙古於1921年,民国十年宣布独立。民国十五年,外蒙古市场封闭,据蒙古行从业人员说,当时外蒙每年来包头皮毛大约是羊毛50万斤,驼毛200万斤,羊皮30来万张。旱獭皮、灰鼠皮10万张,还有其它皮若干。市场封闭,这笔买卖就全没有了。

  第三是,1928年到1929年,西北各省连遭荒旱,农牧业凋蔽。埃德加•斯诺《西行漫记》中说:大灾荒曾经持续约有三年,遍及四大省份,我在1929年6月份访问了蒙古边缘上的绥远省的几个旱灾区,在那些年月里究竟有多少人饿死••••••,一般都同意三百万,这个保守的半官方数字,但是我并不怀疑其他高达六百万的估计数字,他在《我在旧中国的十三年》一书中说,张家口那边,只有虚设的火车从绥远短距离的来往,贸易活动已陷于停止状态。灾区的景物,看了叫人毛骨悚然,一切生长的东西,好像给新爆发的火山灰一扫而光一样。甚至树皮也剥落殆尽。正在枯死中。垂死的人就坐在或躺在自已家门口的石阶上,快要完全失去知觉,这种景象到处可见⑩。当时仅包头市,就饿死一千多人,两千多户鬻妻卖子,市面一片萧条,皮毛业也大受影响。

  其四,受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影响,1928年,英商安利洋行倒闭。他欠包头皮毛行的期款达50万元之巨,造成皮毛庄店银根紧张,滞付滞收,一时形同死市。⑪

  此外,西路皮毛因宁夏马仲英闹事受阻,包头附近大小土匪蜂起,人民和客商都不堪其扰,往来客商都必须有武装护卫。我国著名学者徐旭生《西游日记》中记载,固阳县和叶计额洋堂(天主堂),有居民约百家,教堂建于1904年,1923年曾为土匪所破,一神父被杀。自建堂至现在(1927年),与土匪冲突至少也有二十次。因此,教堂外修一土寨,四角有炮楼。⑫

  经过上述劫难,包头工商户由1100多户下降为五百多家,1930年,进出口总值顿减至800余万元。电话用户,最高时达百户,下降到四五十户。⑬

  1929年,民国十八年,北伐战争后,暂时结束了北方军阀的混战局面,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也暂时过去,1931年9•18事变,东北三省又被日本帝国主义占领。日本军国主义虎视眈眈,窥视蒙疆地区和我国西北,澳门六彩资料网站管家婆,因此,开发西北成为国人和舆论日益关注的问题,振兴经济成为核心。1931年傅作义主持绥远后,将他所率的三十五军分布於丰镇和包头,经过一年多的围剿、追歼、四五十股土匪相继冲散。他又进行清乡,收缴土匪枪,清查户口,组织联保等,和威慑结合,使清匪工作取得很大成绩。加之连续几年丰收和组织绥远乡村建设委员会,实行教、养、卫三者合一,使社会秩序相对稳定下来。⒁

  由於上述主客观原因,虽然其间绥新驼路商运,由於新疆内乱,商运停滞达三年之久。民国20年和21年,绥远驼户承运货物赴新,都在中途停顿下来,损失骆驼五千峰以上。孙殿英被蒋介石任命为青海西区屯垦督办兼四十一军军长,於1933年7月末率部来包,年末离开。孙军过境,予征1934年牲畜,捐、支军差,虏掠等,又造成数十万元的损失。外蒙独立而商圈减,新疆道阻,而商圈又减,孙军的骚扰,损失不少,但仅恃甘、青、宁一路的货运⑮。包头商业仍然开始复苏。1932年,民国二十一年,出口羊毛500万斤,驼毛200万斤,羊绒100万斤,各类皮张17.3万张。1933年,民国二十二年,输出羊毛660万斤,被称为国产中型车门面气场不输合资车红旗H5怎么样?,驼毛98万斤,羊绒50万斤,羊皮4.5万张。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,输出驼、羊绒毛2500万斤,价值2800万元,各种皮张25万张,价值155万元,两宗共计2955万元(内含因山西省银行发行的纸币贬值因素)⑯。同年,全县金融汇兑总额为3000万元,汇入总额为2258万元。天津一地占50%以上。1936年,民国二十五年,集散绒毛2600万斤,各类皮张95万张。平绥铁路营运也达到高峰。1933年收入1100万元,客运120万人次,货运230万吨。

  这一时期,前几年倒闭过半的一些皮店毛庄又发展了,新开业的毛店十四、五家,皮店二十来家。与皮毛直接有关的牲畜业、货栈业以及皮毛手工业也增加了。有黑皮房37家,白皮房60来家,毡房20多家,凡与皮毛有关的手工业都有较大发展。

  这一时期,在开发西北声中,九行十六社于1932年改组,九行为十二同业公会,十六社未变。1919年,归绥西北汽车公司开业,有小型道济汽车10辆,经营丰镇、归绥、包头一结,后亏损停业。1929年,民国十八年,包乌(乌加河)路修筑。包乌路商营汽车运输业开办,有车行12家,汽车16辆。1934年太同汽车公司的分行“包头太同汽车行”开业,有汽车五十辆,经营包头至五原、陕坝、三盛公等地营运。南京政府与德国汉沙航空公司合办的“欧亚航空邮运股份有限公司”,在包头兴建飞机场,开始包头、宁夏、兰州之间每周一次的定期航班。又开始修筑包头至东胜的简易公路。修缮包宁汽车公路,商营汽车增至十六家,有汽车33辆。全市还有人力车(洋车)约600辆,轿车200辆,大车约700辆,骆驼约1000多峰。1930年,民国十九年,山东,河北、山西省绅商齐楚白等集资30万元,开办包头电灯面粉股份有限公司,有发电机一台200千瓦,日产面粉500袋。芬兰人维利俄斯开办永茂源甘草公司,日产甘草膏260斤,全部运往天津。包头开始有了近代工业⒄。

  刚刚复苏的包头商业和萌芽的现代工业,随着日本侵略军的入侵,1937年9月17日,包头的沦陷,又遭受了更大的劫难。包头与西北各省商路基本断绝,虽然当时各种形式的走私极为猖獗,但在侵略者的战时经济统制之下,奇形的不等价交换愈发展,商业上所受的摧残也就愈惨重。到第二年(1938年),贸易额减少了1/4。商户下降到500户。到日本投降时,包头的工商业已濒于气息奄奄的景况中。(详见下文日本占领时期对包头的残酷统治)⑱。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,一度开始繁荣的商业,好景不长,又因战乱而处於凋蔽状态。

  资料来源:《包头史话》(中共包头市委宣传部编;主编:李绍钦),1994年7月。黄翔整理于2021年11月